刚刚过去的肖全谈杨乐乐9月12日,是埃塞俄比亚历法的2008年新年。在世界所有国家都使用公历纪年的时候,埃塞俄比亚一直坚持使用自己的历法,也就是1年有13个月,每到平年的时候,第13个月是5天,润年的时候第13个月是6天,这样,埃塞俄比亚就比公历晚了将近8年的时间,换句话说,你在埃塞俄比亚能够年轻8岁。

不久前,我刚刚访问了这个奇特的国家。下面是旅途中的所见所闻,愿与大家分享。

一、令人难忘的“埃航”

埃塞俄比亚全称是埃塞希望宅邸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面积110万平方公里,人口5800万,居非洲第三位。现全国共有80多个民族,其中奥罗莫族为第一大族,占全国人口的45%;阿姆哈拉族为第二大族,占30%;提格雷族为第三大族,占8%。埃塞45%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40%信奉埃塞俄比亚正教。阿姆哈拉语为联邦政府工作语言,英语在政治经济生活中较为通用。埃塞俄比亚现由人民革命民主阵线执政,致力发展经济,解决人民温饱问题。尽管埃塞目前仍是世界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但却有比较发达的航空业。“埃航”目前是唯一的一条由北京直飞非洲大陆的航班,每隔两周一班。但这么长距离的飞行,是否安全,心里还是没底,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

踏上埃航,迎面而来的是身穿墨绿色民族服装,略显疲惫,面带笑容的空姐,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坐好后,环顾四周,乘客不到4成,多是埃塞人和中国人。据说,原来是中埃两国对飞,后来由于客源较少,中方主动撤出竞争,把这钱全让埃塞方去赚。

飞机升空了,机长先后用纯正的英语和阿姆哈拉语作了自我介绍,应该说,整个服务体系同发达国家差不多。这一点,我敢说比国航要强,坐了多次国航,至今未听到机长用纯正帅t与美受的英语介绍情况,国航播音员的英语也只能说是马马虎虎。埃航小姐的服务说不上殷勤,但恰到好处。由于整个旅程都是夜晚,吃完一顿正餐后,即进入绝对安静的睡眠保障阶段:没有电视节目,没有灯光。虽然每个座位上只有垫子,没有毛毯,但只要有乘客睡着了,空姐就会蹑手蹑脚地憨豆先生的黄金周为其盖上毛毯,看来空姐并未睡着。

大约7小时后,飞机在印度德里机场做技术性停留,只有一个小时,乘客不下飞机,相反还上来几位乘客。印度地勤人员抓紧一切时间上来打扫卫生,有的跪在地上飞快地扫地,有的清理座套内的杂物。唯一不方便的是,你要不停地给他们让地方,还小小懒虫在异世要告诉他们哪些东西可以扔了,哪些东西还要保留。

机组在德里也更换了,奇怪的是新机组上来后,老机组不下去,而是留在机舱牛志美里一起飞会亚的斯亚贝巴。此时此刻,我才明白为什么刚上飞机时看到她们虽有微笑,但略带倦容的样子。每隔两周一班,这意味着如果下飞机就要住上两周,这笔花销显然不经济,只好让机组受委屈了,仅从这点看“埃航人”的精神是非常可佳的梁学铭。

飞机继续向亚的斯亚贝巴飞行,新机组的空姐显然精神了许多,她们一边张罗着旅客的事,一边相互交谈着。起飞后因仍是黑夜,忙乱了一阵后,机舱又安静了下来。一位“下班”malenamorgan的空姐走蓓瑞维奥到我的座位旁,示意要坐到里面的空位子上。我毫不犹豫地让她坐进去了。简直像是变魔术,每几分钟她就“不见”了,仔细一看,原来她很熟练地把腿一缩,用一条毛毯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一动不动;如不细看,还以为是一个包裹放在那了。看来埃航小姐已习惯于在机舱了休息了。这也是为国家节约外汇吗。

6小时后,飞机非常平稳地降落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应该说埃航飞行技术的确是高超的。后来我又体验了两次其国内飞行,有一次是降落在土地上,仍很平稳,我对此感受更深刻了。无怪使馆的同志说,埃航安全飞行在非洲是数得着的,只有一次虽有劫机犯胁迫,仍能安全地迫降在近海海面上,无一人死亡。这不能说不是一次奇迹。下次有机会,我还坐“埃航”!

二、 “鲜花之都”

埃塞俄比亚首都,坐落在非洲中部高原的山谷中,人口约160多万,海拔2500米,是非洲各国中最高的城市。这里虽接近赤道,但气候凉爽,四季如春。城市周围峰峦起伏,关山重叠。走出机场映入眼帘的一块醒目的迎宾牌,上书万人骑与万人敌:“13个月的绚丽阳光欢迎您。”奇怪,埃塞每年台醇众创居然有13个月?!原来埃塞实行一种特殊的历法,将一年分为13个月。前12个月每天为30天;第十三个月为5天。闰年的第十三个月为6天。公历9月11日是埃塞俄比亚的元旦。看来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还可以多拿一个月的工资。

进入市区,街道随山势起伏,道路两旁奇花烂漫;到处可见尤加利树苗修长,苍苍郁郁,下垂的三角形叶子,颜色略带灰霜,远看象覆盖着白霜的竹子,颜色非常独特。也许是司机有意识让我们参观市容,在抵达宾馆前有意识在市区绕了一圈。来到市中心革命广场一带,只见街道宽阔整齐,附近多高原办公楼和公寓,离广场不远,有昔日的皇宫。在附近的一条花园式的林荫大道两旁,井然有序地分布着议会大厦,政府各部大楼博物馆、非洲大厦、亚的斯亚贝巴大学和大议会等著名建筑。在孟尼利克二世大街的广场上竖立着孟尼利克二世身跨战马的高大铜像。广场西南角有市政府大厅,连接市政府大厅和火车站的大街,从北向南依地势倾斜,两旁商店林立,车水马龙,蔚为壮观。亚的斯亚贝巴有两座4星级宾馆,我们下榻在其中的一座,叫喜来登宾馆。虽然同为一个集团系列。但根据埃塞的经济发展水平,也仅相当于北京的三星级宾馆。

次日在主人的安排下,我们爬上了亚的斯亚贝巴市的因托托山,在那里我们了解到附益法了城市名称的由来、大约100多年前,这块地方还是一片荒野,孟尼利克二世的妻子泰图在这里的温泉旁建立了一座房子,为建城之始,以后又允许贵族在此取得土地。1887年老皇帝正式迁都于此。按照阿姆哈拉语,亚的斯亚贝巴的意思是“新鲜的花朵”为泰图皇后所起。

虽然亚的斯亚贝巴海拔2500米,但由于气候和四季鲜花飘香,风光绮丽。每天清晨在宾馆门前的林荫大道上都能看到许多练习长跑的青年男女。无怪乎埃塞俄比亚的长距离竞赛项目在世界比赛中总是名列前茅。看来这的确是一个出长跑选手的宝地。

三、“失去的天堂”

1991年埃革阵上台后,按照各民族聚居的情况,对行政区作了重新划分,废除了原来的省,将全国划分为14个区,基本上每一个大民族都有一个区。1995年又对区划作了调整,将全国划分为9个州和两个特别市。其中6个州(阿姆哈拉州、阿法尔州、奥罗莫州、索马里州和哈拉里州)基本上是单一民族州,其他州均为多为多民族聚居州,其中南方州由几十个民族组成。

南方州位于埃塞西南王普东部,离首都约200多公里,州首府为阿瓦萨市。亚的斯亚贝巴的活动结束后,根据主人的安排,我们前往南方州进行参观访问。汽车离开亚的斯亚贝巴后一直向西南方向行驶,公路两旁均为独具特色的非洲云杉树和巨大的仙人掌,身裹白色布袍的埃塞男人和女人,赶着小毛驴穿行在云杉树里,在充足的高原日照下,活托托的一幅“印象派”绘画,真是美不胜收。不一会,一座座大土堆出现在公路两旁,当地人告诉我那些就是著名的“蚂蚁山”。远远看去颇为壮观,这也是著名的非洲一景。

越往南走,风景越好。俨然象我国四季如春的云南,同时海拔也低了下来,只有不到1000多米。南方州是埃塞的农业区,公路两旁是绿油油的小麦。据说埃塞很重视发展农业,还从我国引进灌溉系统和技术。汽车路过小镇时,同我国的村镇差不多,熙熙攘攘。男人们三五成群,扎堆聊天,晒太阳,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过往的车辆,一付悠然自得的样子。阿瓦萨市只是一个小镇,州领导人在犹如热带雨林的花园宾馆里接待了我们。州领导人由多民族组成,给人的印象是精明能干,团结合作。午餐中有一个非常独特的食品叫“英吉拉”,是用一种类似芭蕉的根茎,磨成面粉制成的,有点象我国的发糕酸酸的。据说这种食品只有在埃塞俄比亚才能品尝到。

南方州风景优美,物产丰富,老皇帝的夏宫即建于该州的度假胜地--“温都嘎那”。在阿姆哈拉语中“温读嘎那”意为“失去的天堂”。一眼望去,这里青山绿水,鸟语花香,风景格外宜人,简直就是世外桃园,人间仙境。主人好象猜透了我们的心思,当晚就安排我们住在这里。

老皇帝夏宫,现为旅客住宿的宾馆,它依山而建,茂密的森林里灰色的长毛大猴子爬上爬下,很是自在。据说,这种猴子只有非洲才有。我们抑制不住好奇的心情,还没安排好住房,就急忙去屋后拜访我们的猴子邻居。同行的老李急切地走到大树下给猴子们拍照。也许是闪光敖德萨的功勋灯的作用,也许是侵犯了它们的领地。一只大灰猴,愤怒地从树上跳下来,凶狠地追赶着我们,我们好在腿脚还利索,飞也似地“抱头鼠窜”才没让大灰猴“逮住”。

夏宫旁还有一个人造的游泳池,温泉从山上引下来,像个小瀑布,然后流入游泳池,许多当地人和欧洲游客在温泉瀑布中淋浴。如果不是在20世纪90年代,看到这幅风景,真使人感到像是来到伊甸园。在回夏宫的路上,路过锡达莫人又黑又矮的茅草屋。我们应邀进去坐坐,只见他们仍是几代同堂,屋里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男女按性别分别住两个草屋。他们为人纯朴、忠厚,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都较原始,即使住在著名的旅游景点旁边,他们竟不知道生产手工艺品进行销售。可喜的是他们对外人已不感到陌生,并且已知道索要东西。但我们给其中一个小女孩10个比尔(约合人民币12元)时,不想竟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刚才还是很温和的家庭成员,忽然为这10比尔扭打在一起,吵攻城掠弟成一片。看来真是好心帮了倒忙。

清晨醒来,鸟语花香,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院子的大树上一群群灰色短毛小猴子跳来跳去,格外热闹。它们同昨天那些灰色长毛大猴大不一样,对人非常友好,只有你有吃的东西,它们就会从树上爬下来,围在你的身边友好地讨要,吃饱了再大摇大摆地爬上树玩去了。看来猴子和人一样,也分厉害的和不厉害的。

三、 拉里贝拉

埃塞俄比亚系有3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埃塞俄比亚高原和青尼罗河水系曾哺育了闻名于世的阿克苏姆王朝文化。历史上,埃塞的统治民族是阿比西尼亚人,而不是人口最多的奥罗莫人。阿比西尼亚人分为两支,一支是提格雷人,另一支是阿姆哈拉人,两者都居住在埃塞北部,北部也是埃塞俄比亚文明的发祥地,如阿克苏姆古城和拉里贝拉文化名城。后来埃塞文五杀电影院,素菜,湘潭天气明向南发展,在文明的扩展中,阿比西尼亚人的统治也向南推进,逐渐征服了南方各民族;到上梳齿鳚个世纪末,埃塞最著名的一位统治者孟尼利克二世基本上用武力统一了埃塞全境,形成了今日的埃塞疆界。

拉里贝拉位于埃塞首都的北部约500公里处,从亚的斯亚贝巴乘飞机约1小时就到了。这里全是山区,市区也在山里,离机场还有13公里。当地行政长官和宗教界人士以传统的方式在机场欢迎我们,这里多是阿姆哈拉人。到了市区后,男人们开始表演传统的欢迎仪式,从他们不断变化的队形来看,还能感受到当年部落重大仪式的气势。

拉里贝拉堪称人类文明的一大奇迹,丝毫不亚于世界8大奇迹。在海拔3000米的坚硬的石头上山,埃塞俄比亚人居然能够雕凿出如此宏大的、方圆十几里地的教堂建筑群,而且全部散落在山石里。如不是逐个进去参观,根本想象不到这里会有如此规模的建筑。这里曾在公元13-18世纪是埃塞俄比亚的文明中心,拉里贝拉是埃塞俄比亚亚格维王朝最后一位皇帝的名字,他在位时开始了这个宏大的创举。由于这些东正教堂的建筑精叶玉聊妙绝伦,1521年-1525年当第一个欧洲人来到这里时,不禁惊叹到:“这简直就是新耶鲁撒冷!”

在主人的引导下,我们首阿兰醒醒先参观了曼德汗阿拉姆教堂。这是拉里贝拉最大的教堂,现已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保护遗址。按照当地的习惯,进教堂要脱鞋。教堂内光线很暗,没有电灯。教堂里的神父站在基督像旁,屋顶上画着历史传说和宗教故事。时至今日,这里仍是拉里贝拉举行盛大宗教仪式的场所。每一个教堂都有一个山石墙院子,墙上有许多一米见方的山洞,里面即有面壁的基督徒,也有化缘的俗人,甚至还有死了的基督徒的遗骨。院子里有一个水池,据说是过去做洗礼用的,现已长满青苔。

拉里贝拉最具特色的教堂是贝特吉敖吉杰教堂。如果从高处俯视,就是一座大十字标志。下到底下,才知道这座教堂竟有五层楼那么高,完全是在一处完整的大石头上凿刻而成的,据说这项工程花了百年的时间。这座教堂被视为埃塞俄比亚国教的象征,也是埃塞俄比亚国家的象征。我为埃塞俄比亚各族人民的勤劳和智慧感到由衷的敬佩,也为人类文明的又一创举--拉里贝拉感到自豪。

四、 阿克苏姆

离开拉里贝拉再往北乘飞机约45分钟,就到了埃塞俄比亚著名的历史名城--阿克苏姆。3000年前,这里曾建立了闻名于世的阿克苏姆王朝,至今还留下了许多文物和遗址,其中最著名的是方尖塔。阿克苏姆原来共有3座方尖塔,塔下是阿克苏姆王朝的历代国王的陵墓。现在只剩下一座竖立着,英国专家每年派一个小组协助挖掘;另一座已经倒塌,有的学者地下大厅的深处说当初压根就没有竖起来,还有一座在第一次世界大站后被意大利人运到罗马。

埃塞俄比亚在历史上曾经两次遭受意大利人的入侵。一次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另一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两次入侵都遭到了埃塞俄比亚人民的英勇抵抗,埃塞俄比亚人民最终都取得了胜利并将入侵者赶了出去。所以在非洲国家中,埃塞俄比亚是少有的几个没有经过殖民化而独立的国家。现在埃塞政府根据国际法已正式向意大利政府要回了那一座竖在罗马的方尖塔。在阿克苏姆就能看到二次世界大战埃塞俄比亚的著名战场--阿杜瓦。这是一次著名的战役,由此决定了埃塞俄比亚人民的胜利。

参观完名胜古迹回到宾馆,主人以传统的埃塞俄比亚咖啡招待我们。身着白色民族服装的埃塞少女,在室外支起小锅,现场表演煮咖啡。为了表示对客人的隆重欢迎,按照传统仪式,从室外支锅的地方到宾馆门口洒满了绿色的树叶。当咖啡锅烧到一定程度,少女将锅端进来让客人逐个闻咖啡的浓香,然后再端回去继续制做。埃塞人以自己盛产咖啡而自豪。当咖啡煮好后,细细品尝,的确不次于哥伦比亚的咖啡。

短短一周的访问结束了,我已被这个文明古老的国家和勤劳勇敢的人民所深深吸引。望着机场侯机楼一幅各族人民和睦相处的油画,我不禁从心里祝福埃塞俄比亚繁荣昌盛,人民幸福欢乐。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再来的!